好想工作室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真是值得慶祝的一天!

今天是我的生日,寫點在好想工作室的經歷,
明天(10月5日~10月19日)準備去清邁兩個禮拜走走看看數位遊牧民族的聚集地。

我在 2016 年 7 月加入了好想工作室,至今已經三年多。
我剛來的時候,人數不多,進駐者偶爾辦讀書會。
對許多人來說,可能就就是一個免費的活動空間,
人們來來往往,人與人之間也沒有很強的凝聚力。

如今,擁有共同理念的夥伴變多了,而我也成為了共同創辦人。


我心中的好想工作室是什麼樣子的

過去我曾經連續 12 年待在上海從來沒有機會回來台灣。
在上海生活的那段時間裡,看到很多人擁有夢想,
即便環境艱苦、競爭強烈,在追逐夢想的過程裡,
即使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遇到挫折,今天抱怨完,明天一樣繼續想辦法。

在這同時,我通過網路看到了許多的台灣之光
我當下認為,在台灣一定同樣有這樣的環境,而且更讓人感到熱血沸騰。

在上海待的十二年裡,
我經歷了很多事情促使我對「我是台灣人」這件事情特別有認同感、歸屬感。

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我永遠不會放棄自己的夢想。
我願意為自己的夢想去克服一切的困難。

在我存到足夠錢以後,我放下了在微軟做數據分析的工作回到了台灣,
特意選了到消防隊服兵役,用了 1 年又 15 天的時間去做盡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騎腳踏車環島、爬玉山、泳渡日月潭、鐵人三項、台北 101 登高賽 … …
甚至後來自學轉型做軟體工程師。


通過自學半年轉型成工程師之後,我開始接案、工作。
後來我來到了好想工作室,期待在這裏多認識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
剛開始很理想,光是能夠認識同領域的朋友已經讓我開心了好一陣子。

可惜到了後來,整個空間可以很頻繁的聽到面對「現實」的抱怨聲,
在這小小的空間裡,很容易就感染了許多人,
大家對這一切開始失去信心,紛紛開始離開。

我必須要說,在這裏待過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做過貢獻的,
而且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求回報,
而實際上工作室也沒有提供過任何利益來促使他們去做這些貢獻。

但老實說,當時缺的就是願意承擔風險、壓力,又同時有能力去推動實踐這個夢想的人。

大家都在為「現實」所困擾,甚至有人說「沒有錢吃飯還談什麼夢想?」
在許多人開始離開以後,我心裡產生了一些無奈、一點遺憾、甚至有點生氣。

我認為「好想工作室不應該是這樣的」

好想工作室給我的感受是什麼?又或者說我認為這裡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一個人人可以有夢想的地方
更準確的說,這裡是一個可以讓你「重新開始敢去擁有夢想」的地方

有多少人,本來有夢,在還在學習怎麼去實現的時候,就被環境消磨掉了。

  • 你的父母告訴你應該要去做什麼,他們把自己的夢想強灌在你的身上。
  • 你的朋友告訴你做不到,只是因為他們自己做不到。
  • 你的同事、上司叫你安安穩穩做事就好,慢慢磨掉你的上進心。
  • 整個社會好像都再告訴你「現實」一點好嗎。

這不是我認識的台灣阿!


我來拼給你們看

大家失去了信心,有了各自的打算。
但我不甘願就這樣結束了,於是我對 Howard 說,讓我來試試看。
我寫了一段自己轉型的經歷,開始招生了,收到的信很多,
但空間實在有限,我只能邀請 10 % 的人進來和我一起經歷這一段旅程。

別人說的做不到、很辛苦、不划算這些都和我沒關係。

我想要的只不過是找到同樣擁有夢想的夥伴,
只要你有夢,我們一起去想辦法如何去實現,哪怕你的夢和我的不一樣。

於是我在招募學員的時候,很自然的都會用聊天的方式進行。
聊聊他的生活、他的興趣愛好,他過去的經歷以及做過什麼樣的決定,
然後我分享我曾經生活白痴到你無法想像的樣子,
我從爛泥扶不上牆到經濟獨立甚至進了從小是夢想但曾經放棄掉的 Microsoft.

我希望能聽見你的夢想,然後用我的經歷告訴你,困難是可以被克服的。

在好想工作室,最開始的 iOS / Android / Backend 都是由我發起和負責的。
我是你的 Mentor, 是你追逐夢想過程的夥伴,同時也是你生活中的好朋友。
我會給你壓力,讓你專注在成長上,同時陪伴你度過那些難關。

在這裡的學員遇到煩惱會找我,甚至直接在我面前展現出真實的感情。

有的人一次又一次的來找我尋找信心,
有的人脾氣直接發洩在我身上,
有的人直接在我面前爆哭。

這些都沒關係,我們這輩子誰沒幹過一些蠢事,誰不曾失去過信心,
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但最後還不是因為不放棄而讓我們變得更好了。

我幹過的蠢事太多了,迷失掉自己也不是一兩次的事情了。
這一路來,少不了別人不斷的給我新的機會,
我能夠走到今天,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們。


關於工作室的經營

並非所有的事情都是非黑即白,一件事從不同的角度來看本來就會有不同的想法。

在接案公司的角度來看,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們不收費招收學員,
甚至要求至少半年的時間,為的就是降低接案成本,提高利潤。

在培訓機構的角度來看,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們也在做著培訓學員、轉介出去這樣的生意。

老實說,在這裡待過一兩年的人,因為受惠的來源不同,對這裡的理解也會有各自的理解。

如果從更高的維度來看我們在做什麼,也許可以看得更清楚

比如說,我訂了一條規則,「進來學習需要準備至少六個月的時間」,
甚至面試的時候給你出一道難題,出發點不是因為沒有六個月時間你學不會,
而是需要一點「成本」讓你去認真思考你即將做出的決定,
唯有這件事是你自己想做的,今天哪怕沒有我,你都應該要繼續前進,
更何況根本沒有「學會」這種事情,你要走這條路,就是要一路學下去了。

我也不是在找人進來幫我做案子,帶一個人從不會寫程式到真的能幫我分擔工作量,還要承擔你可能學完就走的風險,這成本多大,我不如直接找認識的工程師合作。

  • 我們認為表達能力很重要、分享很重要,於是我們順便辦了「想知道嗎」
  • 我們認為工程能力很重要、合作很重要,於是我們順便辦了「挑戰賽」
  • 我們認為真實的經驗很重要、生存下去很重要,於是我們順便接了一些案子

在這裡的 Mentor 都和我一樣相信一件事情

今天我會關心你在追逐夢想的路上是否順利,會想為你分擔一些困擾,
甚至能夠鼓起不曾擁有過的勇氣來和你一起面對挑戰

只因為我很清楚知道,在這裡也會有人願意為我這樣做。

今天我們只是正好在軟體行業,所以我們順便做了這些事情。
如果今天我們是運動員、畫家、律師又或者是醫生,
我們只不過會用不同的形式來去做一樣的事情。

今天我通過自己的熱情、我追逐夢想的動力來感染你們。
我看到一個又一個學員的轉變,聽到一個又一個人堅定的說著我曾說過的話。
甚至他們都忘了許多信念是由我所帶來,由我所影響,而變成了他們自己想要的。

當我發現自己隨時都可以離開這裡,

而這裡依舊會美好的時候

我覺得自己屌爆了。

感謝 Howard 給我這個機會,感謝 May 的包容心,以及和我一起拼搏的夥伴。
在這裏讓我能夠重新再一次帶著一群人追逐夢想,讓我的心重新開始跳動。
在台灣能遇到遇到你們,過去一切的壓力都扛的值了。

One thought on “好想工作室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發佈回覆給「皮卡中的王者多吉拉」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