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選擇


今天我們會聚在這裡,完全是各位自己的選擇,是在沒有人逼迫的情況下所做的選擇。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在給大家講正向的話、講正向的故事,但今天我想來講個負面的故事。

在這個故事中會有很多的選擇,這些選擇並沒有對錯,只是一種選擇。


故事的開始

我想要講一個人的故事,不過要講這個人的故事,需要先從他的父親開始講起。

因為只有在你知道他父親一路上是如何去做選擇的,你才能明白他所做的選擇。

1949 年他的父親出生在台中豐原,一個有事業的傳統家庭裡,父親是家裡最會讀書的小孩。

然而這位父親在17歲時,和大姐借了 2000 元就離家出走跑去台北了。

他本來不知道他的父親是因為什麼而離家出走遠走他鄉,也許傳統家庭帶來的壓迫,也許是為了追逐夢想。

但後來他知道,他父親所讀的第一本全英文的書叫做「小王子」,而且父親讀到哭了起來。

後來,他父親戀愛了,與一位同姓氏的外省人在一起,在要結婚的時候遭到了家族的反對。

父親被迫分手了。

再後來,他經歷了開工廠、開大型便利商店、結婚生子、移民美國。走過 120 多個國家,一邊旅遊一邊接訂單。

然而人生沒有一點顛簸,哪裡來的精彩。

也許是因為投身工作而忽視了家庭,老婆有了外遇,最後希望能夠帶著兩個小孩離開。

父親選擇給予祝福,給了對方經濟上的幫助,看著他們離開了。

父親很傷心,非常的傷心,尤其是在後來知道小孩都以為是父親選擇離開他們。

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在後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每次父親生日的時候都會接到一個電話,是岳母的電話,祝福生日快樂,也對當時的事情表示對不起。

再後來,父親第二次結婚。

30 年在台北生了一個男孩也就是他,到了美國又生了一個女孩,這時候父親的資產大概有一億台幣。

我相信倘若你遇到一個重大的挫折,在熬過各種苦以後,你也會嘗試去面對它,重新再站起來。

但如果你是遇到兩次呢。

父親的工廠遇到產品問題,被大量退貨,需要錢週轉。

父親去找那些要好的朋友要回借出去的兩三千萬,然而一塊錢也沒要回來。

父親被迫關掉工廠和大型超市,準備回台灣。

再一次的,老婆外遇了,而且連小孩都不要想直接跟對方走了。

父親再次選擇了和平分手,先回台灣找房子,之後在去接小孩回家。

人究竟是遇到了什麼才可以做事這麼極端?

父親先回台灣找房子,他和妹妹跟著媽媽和一位陌生人留在美國。

然而父親房子還沒找好,他和妹妹被帶來了機場,被空姐帶上了飛機,只有他們兄妹兩個人,從美國飛回台灣。

父親就這樣突然接到了電話「小孩上飛機了,記得去接」,父親措手不及只好先找朋友幫忙去機場接了。

父親走到了人生的谷底,帶著兩個小孩在家裡吃罐頭,家徒四壁。

他還記得有一天聽到父親在打電話,哭得很慘,哭到他都覺得心裡很酸,但他不知道為什麼。

後來大伯帶著傢俱來到了家裡,這可能是他人生裡唯一一次見到父親的親戚。

一位父親在美國的女員工來家裡探望他。

在後來,阿姨和父親在一起了,開始照顧兩個小孩,父親和阿姨相差18歲。

阿姨勸父親戒煙和酒,結果他後來再也沒看過父親喝酒或者抽過菸了。

幾年後,他的生母也回到了台灣,開始問父親能不能見兩個小孩,起初父親拒絕了,

但後來覺得小孩有權利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開始問他和妹妹有沒有想要見生母。

他和妹妹都覺得沒有不想見,但也沒有想見。

父親和阿姨在後來幾年裡都有被問過幾次「有沒有想去見你的媽媽」的問題,但他和妹妹都拒絕了。

而他到今天為止對生母的印象除了「拋棄小孩」就是「抽菸」和「打麻將」。

在後來,他和妹妹從叫阿姨變成了叫媽媽。

他的父母決定再次創業,去台北開補習班,就這樣開始了台北桃園兩邊跑的生活。

每天在家裡留 300 塊錢,讓兩個在讀小學二年級的小孩開始學會自理生活。


他的故事

國小

他小時候很愛哭,走在路上哭,坐在車裡哭,躺在床上哭,但感覺每次哭的時候,都沒有人安慰過他。

他還記得有一次哭到他父親叫他自己伸出手接眼淚。

他從小就缺乏安全感,每次睡覺一定要背靠著牆才敢睡。

他也很膽小,有時候父母還沒回家,他睡不著,面對黑暗他感到恐懼。

後來,他在學校裡交到不少好朋友,正當他覺得過得很快樂的時候,
父母帶著他和妹妹去了北京,他們把小孩的畢業紀念冊丟了,不讓他們再回頭聯繫以前的同學。

來到這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髒亂又可怕,一個朋友也沒有。

他非常難過,又遇到水土不服,於是父母又決定換到上海去。

在北京的火車站上,他親眼看到一個人叫小孩跪在地上向一個穿著軍服的人到謝。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他覺得很可怕,為什麼一個大人要叫自己的小孩跪在地上磕頭說謝謝。

來到上海,依舊是陌生的環境,好像走到哪都要小心一樣,走過天橋兩排的乞丐都在伸手跟你要錢,
有的眼瞎、有的斷了手腳,有的甚至看起來跟你差不多大。

他感到恐懼。


國中

開學了,去了一個當地的學校讀書,全是上海人。

這是一個非常破舊的房子,走廊裡透不進光,裡面只有幾個不是很亮的燈泡,有些窗戶甚至是破的。

天花板上吊著的風扇一直在晃動,就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在他還在努力適應新環境的時候,數學老師走了進來,看到他以後,非常嚴厲的用上海話對著他大吼大叫,
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老師見他沒有回應,大喊「站起來!」,一邊向他走過去,一邊指著他。

結果是一場誤會,老師不知道他聽不懂上海話,也不知道他是新學生所以沒穿校服。

但在後來的上課中,除了英文老師以外,都只能聽到上海話了。

在他的班級裡,有幾個天天都愛打架的流氓,老師也控制不住。

在他的同學中,有幾個天天都喜歡用「你們台灣人不行」這樣的詞語來對他說話。

在這個環境裡,他不得去表現得堅強,因為他知道,只要軟弱下來,就會被欺負。

連半夜作夢的時候,都還在唸著英文。


高中

父母看到他並沒有很努力的在讀書,覺得他還沒有意識到將來是要靠自己的。

於是高三的時候就直接跟他說,你這樣是考不上大學的,雖然大學不是一定要去讀,
但即使你去了應該也不知會好好唸書,所以如果能考上大學你也要自己去想辦法弄到生活費和學費,
而現在你就要開始想辦法去獨立。

母親給他準備了一箱的琉璃飾品,讓他去大街上賣。

他每次都通過走路的方式來回商圈和家,公車錢都捨不得花,因為來回一次就是兩包泡麵。

母親常跟他說絕對不能走到「淮海路上」這一條管得很嚴的商業街。

但他實在是賣不出東西,他總覺得在其他的小路上都沒有人潮。

為了活下去,他還是去了,然後就被城管抓走了。

在車上他裝可憐,想辦法讓城管放過他,結果因為是台灣人所以只是被警告就放回家了。

這時候他已經連吃了一個月的泡麵了,聞到都快吐了,他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一直流眼淚,覺得好苦。

後來他還是考上了大學。

如果是你,你會因此求父母先借你一筆錢嗎?

他沒有。

他向朋友借了錢,帶上所有自己的東西,出發了。


大學

進入大學沒多久,就開始面對生活費的問題了。

他非常需要一份工作,後來通過朋友介紹到學校裡的一個小店應徵。

這個店裡面全是女生的東西,各種娃娃、飾品、貼紙。

晚上來到小店面試,店長一看他是男生,就問他「這店裡全是女生的東西你能賣嗎」?

他說不出什麼,後來就冒出一句「我擺過地攤」,也不知道為什麼的就成功進去了。

每小時 8 塊錢人民幣的薪水。

這份工作雖然救了他,但其實還遠遠不夠,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尋找以後,他還找了週末賣電視機的工作來做,
一天 80 RMB, 基本上他活下去了。

好景不常,小店換了店長,決定把男生請出去,而賣電視機的工作也暫時沒有缺可以做了。

他陷入困境,找不到任何工作可以做。

一天下午,在宿舍裡,他坐在椅子上思考著怎麼辦,想著想著突然就流下了眼淚,眼淚流到停不下來。

他感到好心酸,好希望有人能抱抱他,他快崩潰了。

他發了封簡訊給那位借錢上大學的朋友,他說「我覺得過得好辛苦,感覺人生沒了希望」。

而朋友只是回覆「人生不能沒有希望」,再次借了他兩個月的生活費,讓他度過。

後來他談戀愛了,這是他的初戀。

他們每天黏在一起,走到哪裡手牽到哪裡,甚至到了食堂,男生都要用右手牽著女生的手,用左手去吃飯。

他對女生敞開心房,無話不談,就像親人一樣,每次見面都會擁抱,他覺得好幸福。

彷彿只要跟這個女生在一起,一切都不用去在意了。

後來,他慢慢的開始失去了危機意識,甚至開始安逸了。

在經過一段「墮落」的生活後,女生開始對男生失去了信心,突然在一個暑假開始的時候和男生直接分手了。

女生沒有給男生任何的機會,電話也不接的就離開了。

他一下子從天堂跌入地獄,每天睡不著,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整個暑假裡,他在宿舍睡不著覺、眼淚流到枕頭濕透,坐在電腦面前發呆,就這樣反覆地過著。

明明在非常炎熱的天氣下,他的身體尤其是他的背還常常感到寒意。

他傷得很深,但看到自己快要連吃飯都成問題了。

他趕緊打起精神,開始找打工機會。

後來隨著人脈變廣,經驗增加,他已經很適應於面對壓力和爭取機會。

然而當他參加一次慈濟活動的時候,那裡全是陌生人。

坐在倒數第二排的他看到一段感人的影片播出以後,從頭哭到尾。

哭到衣襟都濕透了,旁邊的人幫他遞衛生紙,幾次邀請他上台分享,他最後不得不上台了。

但他其實對影片內的內容完全沒有印象,他單純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哭了起來。


Groupon

通常所有的學生在大四的時候都會有比較確定要去的公司,會在一畢業就直接在公司從實習生專成正式職員。

而他同樣也在大學期間四處摸索自己所想要從事的職業,但其實到大四以後他都沒有找到一間特別想去的公司,
即使是同學都羨慕的世界五百強公司,在他發現他對財務部完全沒興趣以後,他實習滿三個月就直接離開了。

他一直在尋找一個可以去一輩子的公司,後來他看到了 Groupon 進入中國發展的消息,
在各種媒體的宣傳下,他突然燃起了想要進入這個公司的念頭,
他開始查找這家公司所開的各種職缺,在看到了 IT Support 這個職位後,馬上整理了履歷投了下去,
經過幾天都沒有回應以後,他決定投另外一個職位 Research Analyst, 然後隔天就被叫去面試了。

兩個面試官同時面對 4 個面試者,他在這場面試中表現得非常積極,後來成功進去了。

被告知早期可能會需要用自己的電腦來工作,他一想到自己的破爛筆記本電腦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以後,
馬上去買了一台 Thinkpad, 買完電腦以後存款也所剩無幾了,他就靠那每天 100 元的實習薪資來過活了。

進入公司以後他非常拼命的工作,整個部門都發現他能夠一個人做三個人的事情,也因為他有很強的凝聚力和感染力,
他很快就被部門的兩位經理和副總裁所信任,
沒多久就成為了一群實習生的 team leader, 在後來變成帶一群 full time emploee 的 team leader,
甚至後來整個部門的活動都由他來負責,比如每個月的 Happy Friday.

然而在這將近 100 人的部門裡面,並不是每個人都是在努力奮鬥的,
有一部分的人忙於構建自己的小團體,一直在互相算計,甚至共同造謠來陷害特定的人。

而有些人雖然一直在努力,卻沒有機會備受重用,甚至有些 leader 被流言所誤導,誤會了這些在努力的人。

也正因為他知道這些人在努力,他開始試圖通過自己所擁有的權利和影響力讓這些人的努力能夠被 manager 所看見。

他在這個部門裡結交了不少兄弟姊妹,他們像夥伴也像家人。
他們可以早上 7 點多就來工作開工,中午晚上吃便利商店的食物,一邊存錢一邊期待著未來的希望。

有一天,就如同往常般的被留下來開會,會議室只有6個人, VP, 兩位 manager, 包括他在內的三位 employee.

VP 宣布大裁員,隔天這個部門就要沒了,他整個愣住了,以為又是幽默的玩笑,
沒想到再次詢問了幾次,看著大家沈重的表情,才確定了這個事實。

VP 說本來是整個部門一個人都留不下來,他已經很努力的和 CEO 爭取了幾個生存名額,也就是這會議室中的六個人,
會議結束了, VP 說隔天公司就會通知所有人這個消息,建議他不要來工作室,場面將會非常的難堪。

這消息太突然,而且他被限制誰不能對任何人說這個消息…他想到那些和他一起奮鬥很久的夥伴,
這些人本來都滿懷希望的準備跟他一起拼一把,
本來堅信「只要專注做對的事情」的他,在這個時候感到全身無力,什麼也做不了,他整個晚上眼淚止不住。

隔天一早,他還是忍不住前往公司,在進入公司前打了電話給 manager 表示要進去面對他們。

但 VP 卻表示不要進去,一定會受不了當下的場景。

在地鐵站看到幾個一起打拼的朋友,沒想到一被看見,他們就轉頭離去。

這些人一句話也不想跟他說。

甚至後來聽說了宣佈大裁員那天的場景,他簡直崩潰了。

一群人露出了真面目,什麼話都講得出來。

他無法面對這些問題,開始整理履歷,只想逃出這個城市。

他想回台灣,即使已經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但那就像一個家。

還來不及平復心情,突然接到了 Microsoft 的面試通知,這是他從小就想去的公司,
他知道如果不去面試看看他一定會後悔,所以他請了假跑去面試。

後來爭取到第二輪面試,在第二輪面試前他做足了準備,而在面試中他再次表現的非常的積極。

在接到第三輪面試的時候, HR 表示可能會有更多的人需要面試他,
然而他沒有耐心了,他直接表示如果要這樣一直面試下去,他想要放棄。

即使前面的心情還沒有平復,但在他看到這正式 offer 以後他還是感到欣慰。

這份 offer 和他許多朋友相比,是兩三倍的回報。


Microsoft

進入 Microsoft 以後,壓力明顯比以前大很多,
然而除了沒能夠獲得成就感以外,甚至也沒有歸屬感,他找不到人敞開心胸了。

進入半年後和 manager 提離職,然而自己所在的位置很重要,希望能夠找到頂替的人以後再離開。

結果經歷了半年多的面試,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最後還是選擇了離開 Microsoft 回到台灣。


Taiwan

經過了 12 年多都沒有回過台灣,他以為回到台灣以後,他會抓著地上的土大喊「我回來了」。

結果半夜一個人回到台灣的他,表現的非常的冷靜,他就像是一個旅行者,背著包靜靜的看著一切。

最後他決定借了一台腳踏車出發去旅行,他想要重溫整個台灣。

沒有提前訓練的他,第二天就發現腳軟到連樓梯都走不動了,但他想堅持下去。

環島的過程中,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面對的都是一條又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路,他感到非常的孤獨。


服兵役

因為區公所的推薦,他選擇了替代役,他希望服兵役的同時能夠有時間讓他去做想做的事情。

他和其他人一樣,在正式選擇役別的前一天,都還想著爭取拿到一個涼缺,他想爭取到司法役。

然而在正式選擇的那一天,他選擇了消防役,比起「閒」他更希望這一年能夠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他甚至選擇了最忙碌的市區。

在這個消防隊裡,因為人手不足,在救護方面,消防役男就被當成了消防隊員來用。

救護車上只有兩個人,學長負責開車,替代役負責救護處理。

一開始他很緊張,深怕碰到什麼重大事件自己完全不會處理。

幸運的是剛進去的那段時間裡,除了白日黑夜跑救護有點辛苦以外,基本上沒有什麼處理不了的事情。

然而有一天中午,正在泡茶的時候,突然有一位義消跑進了值班台,大喊出車禍了快出勤啊。

已經在消防隊待過一段時間的他,遇到過不少車禍事件的處理,但幾乎沒有什麼特別嚴重的,
於是他沒有想過什麼就和學長出發了。

車禍地點就在消防隊附近的十字路口,救護車到了,看到有個人躺在地上完全不動,他心裡緊張了起來。

推著擔架跑向患者,只看到患者整個頭部、嘴裡都是鮮血,但她就是一動也不動。

他越來越緊張了,想辦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緒,檢查患者的脈搏,還好還有心跳,他覺得還有希望。

學長突然叫他去救護車上通知中心做好準備,他跑去了,學長和路人一起將患者放上了擔架抬上了救護車。

學長負責開車,他負責處理患者,看著患者不斷的在咳鮮血,帶上氧氣面罩以後,再次檢查脈搏,還有心跳。

將患者送進了急診室以後,他和學長在等待急救處理完畢,因為長背板還在裡面。

急診室的門打開了,學姐說沒有救到…

一名20歲左右的女性走了。

患者進入急診室以後有偵測到最後一次脈搏,然後就沒有了。

身上都是血跡的他,已經快崩潰了,救護紀錄表不停的寫錯、重寫,最後好不容易忍住才把表寫好。

回到消防隊,還沒回過神來,就看到記者走進了值班台,記者希望能夠拿到救護過程的錄影用來播新聞。

他快瘋了,人沒救到已經很自責了,結果可能還會有法律問題嗎?

到了晚上,他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了。

一位正在休假的學長看了錄影以後,看到他就跟他說「人是你害死的」。

他愣住了,在那邊站了幾秒

  • 他:「你說什麼?」
  • 學長:「人是你害死的」
  • 他:「我害死的?」
  • 學長:「對」

他沒辦法繼續這個對話,他選擇默默走開。

在之後一段時間裡,他還是必須要正常的去輪值救護班。

然而在後來幾次要出勤的時候,在他要開車門的瞬間都會產生一陣恐懼。


退伍、轉型

退伍前他交了女朋友,然而因為在半年前就已經訂好了機票,準備回上海重新打拼事業。

帶著所有的行李去了東京旅遊,後來到北京看了以前的同事,在後來回到了上海。

似乎每次到了要「搬家」的時候都會特別的憂愁。

他心裡想著,萬一真的在上海發展起來了,應該是不會回台灣了,既然這樣,應該要現在就留在台灣想辦法發展。

於是他又帶著所有的行李回到了台灣。

他知道本來的職業在這裡找不到工作,他給了自己不少壓力,要在 2 個月內學會寫程式,並且去找到工作。

然而即使每天投入大量的時間去學習,他發現要在 2 個月內達成目標實在是太困難了。

常常因為一些概念卡很久,因為周圍沒有人可以回答他各種問題。

熬了幾個月以後,開始嘗試找工作,也很幸運的接觸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打算先從外包做起。

這個人甚至表示案子可以邊做邊指導,他心裡想這真是一個太棒的機會了,除了希望能夠成長,他也希望有個伴。

後來這個案子順利的完成了,在和案主聊到工作的事情以後,案主以「創業」來邀請他加入。

他知道案主在對外招聘的消息上寫著 45,000 的薪資,但他在上海經歷過創業了,他知道初期其實能解決生活費就可以了,
於是他和案主談 28,000 的薪資,希望案主可以在近期內擴展業務和找其他合作夥伴。

讓他感到困惑的是,在這個案主聽了他的學習、工作經歷以後,似乎一直都抱著懷疑的態度,
甚至看到畢業證書的時候還懷疑上面的照片不像,就連他騎腳踏車到車站換火車的事情都表示懷疑。

三個月過去了,案主依舊沒有找第二個合作夥伴加入。

他在這過程中幾次和案主溝通過,而案主只是表示很難找人。

在這幾個月中,常常因為案主去「談案子」,而留他一個人在那邊工作,甚至有時候從早到晚都是他一個人而已。

他開始感到沒有活力,甚至孤單,他開始思考離開的事情。

他敞開心胸和案主溝通了這件事情,案主表示想要挽留他。

在即將滿第四個月的時候,他上台北去參加比賽,在比賽結束後他鬆了一口氣。

卻在這時候收到案主的消息,「你為什麼要把做案子的事情寫在 Blog 上?你知道不能這樣做嗎?!」

即使他回覆表示那個在一開始就有說會做筆記來記錄學習,案主依舊堅持說不知道。

他決定一回到工作室就提離職。

結果在他回到工作室的那一天,案主反而先跟他說「因為 Blog 的事情,我不得不開除你了」。

那一天下著毛毛雨,他的心情很複雜,感到全身無力,如果沒有背包在身上,也許背後依舊會感到寒意。

他很快就抑制住了這種心情,因為他知道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


他所做的選擇

他從小看起來就是一個十分內向的小孩,完全不知道怎麼正確的去表達內心裡的想法。

而他的父母希望在未來幫不到他的時候,他也能靠自己活下去,所以很早就讓他面對獨立,不要依賴家裡。

他多少因此吃了不少苦,甚至一直沒有家的感覺。

但他因為知道了父母親的故事,同樣經歷過大風大浪,卻沒聽過他們在家裡抱怨,
父親甚至還能常常用幽默的方式對待各種事情,所以即使他感到困惑,他也願意接受。

在讀書期間和父母的交流雖然很少,但父親總會在關鍵的時候給出幾個建議。

而母親也通過「算命」的方式來關心小孩,告訴他們未來該注意哪些問題。

「當將軍的料、桃花命、靠嘴吃飯、沒有錢就會生錢出來、會遇到很多貴人、會遇到再生父母、離開家就會有成就 ……」

這些在後來影響他很多。

所以即使他從小缺乏安全感,甚至膽小害怕,但在困難面前,他還是會選擇面對。

他非常重視友情,每一次為了友情要站出來的時候,都會格外的有勇氣。

但他也知道光靠勇氣有時候是無法保護朋友的,所以他很努力的去學各種技能和遊戲規則。

在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以後,他依舊可以一直表現的自信、堅強而有活力。

因為他已經在社會上學會怎麼生存。

然而當你發現他陷入低潮,又或者在你面前表現出軟弱的一面時,他其實已經把你當朋友了。

只不過他可能開始回憶起過去的負面經歷,他感受到全身無力,缺乏安全感,甚至開始想要逃跑。

他可能會沒有理由的感到心酸、全身感到寒意。

而他已經是面對這一切的最後一道防線,他已經習慣將一切都留在自己心裡。

雖然他很清楚,這種經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低潮總是會過去的。

但其實他心裡希望有人能夠幫助他把那些話說出來,他希望在那些經歷中能夠有人給他多一點擁抱。

他可以選擇天天抱怨,選擇不相信任何人,選擇負面的過完整個人生,最後告訴別人自己過得有多慘。

但他也可以用積極的態度來面對一切,去留下更多美好的回憶,最後告訴自己過得有多好。

你知道他會選擇什麼。

當你看著遠方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感到痛苦的時候,不如看準方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每一步。

當時間過去以後,你會發現你已經來到山頂。

做好你的選擇,剩下的就是為了你的選擇而努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